2013年2月28日星期四

为毛泽东招魂:中共红二代及乌有之乡等毛左要求习近平向左转

在今年毛泽东逝世周年纪念来临时,习近平这位红色后代作为中国新领导人将面临考验。在毛泽东逝世后中国改革开放的初期,当时尚年轻的习近平曾经参加过中共高级领导人子女的学习小组。每两周举行一次的学习小组旨在让中共领导人的子女更好地了解时局变化。

现在已经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的习近平同那个学习小组的成员在仕途发展过程中一直保持联系。这些人就属于所谓的"红二代"。当时那些"红二代"的学习小组的举办时间在1979年到1980年期间,学生的父母包括了当时中国政治中的所有重要人物,其中有广东省委书记习仲勋,副总理薄一波、党的副主席陈云以及政法部门的负责人彭真。

现在负责反腐败的最高级官员王岐山、解放军海军政委刘晓江、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源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党委书记陈元都是学习小组的成员。

恢复毛泽东影响?

当时"毛主席"的政治含义已经退色,不过他的遗体仍然被存放在天安门广场的毛主席纪念堂当中。不过红二代们一直努力让毛泽东在中国政治中有一席之地。

当时学习小组的召集人是胡乔木之子胡石英。胡乔木曾经担任毛泽东秘书长达25年,他后来被邓小平称为"党内一枝笔"。胡石英在去年12月26日在北京纪念毛泽东诞辰的聚会时回忆说,那个学习小组的成员有习近平、刘源、王岐山。他说他们每个月就聚会几次。

去年那个毛泽东诞辰119周年纪念活动由左派网站乌有之乡负责人主办。乌有之乡网站在去年被迫关闭,因为他们坚定地支持薄熙来并且试图恢复毛泽东思想的影响。薄熙来的弟弟薄熙成也是胡石英召集的学习小组的成员,他仍然同他们保持联系。根据乌有之乡网站公布的胡石英在纪念活动的讲稿,胡石英说,"我出生在主席身边,我的青少年时期,都是在他身边度过的。他在我心目中,是比我父亲更像我父亲的人。"

胡石英说,"今天在这个环境下,我也很激动,就是刚才唱《东方红》的时候,我都有几次唱不下去,想掉眼泪。为什么?是今天我感觉到一种很多年没有遇到过的这种感情,在坐的都是我的家人,都是毛主席的家人。"

不过一些观察家们怀疑,是否所有红二代都对毛泽东有同样的感情,特别是那些身居高位、管理国家的红二代会有同感?

担心习近平左转?

毛泽东的信奉者希望习近平能够在今年底毛泽东诞辰120周年来临的时候能够举行大规模纪念活动,以此杜绝短期内进行政治改革的可能。当然这种前景令中国的所谓自由知识分子和私人企业家感到担忧。

曾经呼吁反对薄熙来的法律界人士贺卫方说,毛泽东的诞辰是一次重大检验,在这种重大场合需要习近平发表讲话或作出某种决定。胡石英同他姐姐胡沐英一起参加了纪念毛泽东的活动。胡木英现在是北京延安儿女联谊会会长,这是一个红二代的大型联谊组织。

周六在该联谊组织的春节聚会上,胡木英敦促红二代积极"参与国家事务"。同已往的聚会不同的是,胡木英并没有批评国领导人,而是赞扬习近平的领导,说他把党带回到社会主义道路上。胡石英说,他希望毛泽东的后人能够私下要求将毛泽东的遗体悄悄从天安门广场的毛主席纪念堂移回家乡韶山安葬,以便化解改革派和毛泽东支持者之间的紧张。

中共红二代:

傅洋,彭真之子。彭真曾经担任北京市委书记,政法负责人,致力于建设所谓"社会主义法制体系",所谓"八老"之一。"八老"之毛泽东逝世后掌握中国最高权力的八位资深领导人。

孔丹,父亲担任情报部门的主管,目前是周恩来总理的秘书。

秦晓,其父在西北工作期间曾经是习仲勋的下属,他的姐姐家给陈毅元帅之子。

薄熙成,企业家和北京旅游局前负责人,薄熙来的弟弟,薄一波之子。薄一波也是所谓"八老"之一。

刘源,解放军总后政委,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

姚明山,前副总理、"八老"之一姚依林之女,王岐山的夫人。

胡石英,胡乔木之子,胡木英的兄弟。

陈元,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党委书记,"八老"之一陈云之子。

王岐山,政治局常委,姚依林的女婿。

刘晓江,解放军后勤和情报官员刘海滨之子,胡耀邦的女婿。他现任解放军海军政委,曾经参加担任刘华清将军的秘书。

如果日本和中国开战, 日本海军将很迅速击溃中国海军

当很多人为中国的崛起而担心,不知道中国下一步会怎么走的时候,美国一位著名的军事战略学者却指出,中国正患上"大国孤独症",因为根据战略逻辑, 一国国力的上升通常会激起他国的抵触情绪。他说,中国经济实力和军事力量上升的同时,中国的外交影响力却在下降。
几乎是在中国战机成功着陆航空母舰的同时,中国的长期盟友缅甸接待来访的美国总统奥巴马。美国军事战略学者,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高级顾问爱德华.鲁特沃克 (Edward Luttwak)说: "以缅甸为例,缅甸曾经是中国势力范围的一部分。但是,缅甸人发现他们与中国走得太近了。而这个中国太强大,太强势,所以,他们决定放弃这种联系, 转而接纳西方国家。"
鲁特沃克 (Edward Luttwak) 最近撰写了一本书,叫做《中国崛起和战略逻辑》。他说,中国的经济发展,军力增长和越来越强硬的外交政策已经在其邻国中激起了抵触的情绪,一些国家已经心照不宣地形成了抵抗中国的联盟。
他说: "正常的情况是,一个正在崛起的中国, 拥有如此巨大的购买力,如此多的出口和投资,有那么多的人因为各种原因来到中国。这样的中国,自然应该非常有影响力。但是,目前的情况是, 因为害怕中国的威胁,日本、印度和越南等国正在形成一个联盟。印度和越南在联手进行一个潜水艇项目,日本在帮助菲律宾。这是一种自发的、自然而然形成的针对中国的同盟。"
这样的战略逻辑不仅仅适用于中国。前苏联垮台后,美国一枝独秀,法国曾经也想阻止美国的影响力。中国近年来在东北亚、东南亚和南亚都陷入了与邻国的领土冲突。
鲁特沃克坦承自己并非"中国通",但他相信自己的"战略逻辑"严格地适用于中国的地缘政治。但是,他说,面对这样一个局面,中国并没有"大战略"来应对。他说:"没有什么可以被称作'中国战略'的东西。中国所有的只是各种行为。受文化、态度、某个时刻的希望和担忧、甚至内部各种官僚机构各行其是所引发的行为。"他说,中国在沉默多年之后,突然向印度表示,印度不能在印度所称的阿鲁纳恰尔邦 ,也就是中国所称的藏南地区修路就是一种行为突变。
他说,中国与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的冲突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源自中国国力增加后,民众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工业化后的德国也发生了这样的情况。
他说:"你现在所看到的一切非常熟悉, 这就是著名的'炼狱火战车'―那就是自下而上的民意。具体来说,就是人们生活好了,不再忍饥挨饿。当人们丰衣足食后,你觉得他们应该放松,但是,就是这个时候,人们开始记起旧恨,中国在国力羸弱时的仇恨和愤怒。这种自下而上的愤怒和憎恨,我们在很多国家和很多文化中都可以看到。"
他说,在现在的中国,当共产主义不再成为主导的意识形态后, 执政党的共产党为了转移民众对其它问题的注意,别无选择地去迎合民意,甚至鼓励这种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不是去告诉民众要平静下来,忘记过去,而是你一遍一遍地敲响民族主义的锣鼓。你敲起鼓,舞起旗帜。你说,这个所谓的尖阁诸岛是中国的, 当然在汉语里,他们不会说尖阁诸岛的。你有这种自下而上的憎恨、 愤怒, 这些东西可以转移民众对其它问题的注意。从政府层面上来说,他们鼓励民族主义的态度、言语、行为以及其他各种杂音。"
他说,中国民意在中国的对外政策中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但是,民众对全球实际的权力制衡并不了解。他说: "中国的民众并不了解,拥有或是展示第一架航空母舰与拥有一个可以真正操作它的海军是两码事。中国民众还应该了解, 中国的经济确实在增长、文化影响力以及技术都在一步步加强,但是,他们并不了解还需要多少年,中国才能足够强大,足够有能力管控这样的冲突。中国的民意给政府施加压力,但是民众并不了解,中国仍然很羸弱, 不仅是相对于美国海军,而且相对于日本海军也很羸弱。 如果日本和中国海军发生冲突, 日本海军将很迅速击跨中国海军。"
除此之外,鲁特沃特说,中国政府还面临各种横向压力,各个组织和各个机构的不同需求,甚至中国解放军海军、空军和陆军都有不同的战略要求。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资深顾问克里斯.约翰逊( Chris Johnson)认为,后邓小平时代的中国在外交政策上并不是混乱一片, 但是,由于中央政府对各种机构并不能像以前一样完全控制,中央政府的外交指导方针也无法得到执行。
他说:"短期内,他们必须找到一个组织机构上的办法来解决内部协调问题, 真正的组织机构方面的解决办法。 否则,这样的事件还会频繁出现。不管高层领导人做出了什么指导,或是宣布了什么,如果他们不能在组织机构上做出调整。他们想要用目前这种列宁主义的手段来控制越来越多元化的社会,他们还会遇到这些问题的。"
中国在全球各地打造的孔子学院应该是中国输出软实力战略的一部分,但是这个战略目前也遭遇问题。越来越多的大学和国家对中国设立孔子学院的初衷感到怀疑,孔子学院也遭到一些国家大学和政府的抵制。

2013年2月27日星期三

薄熙来不服 用拳头击桌子 胡子留到胸前像本拉登 期待东山再起取缔习近平

薄熙来不服用拳头拍桌子 胡子留到胸前像本拉登 试图东山再起取缔习近平 中国桀骜不驯的政治人物仍然拒不屈服,其同僚也在质疑将其关押的合理性,因为其它涉及丑闻的领导人如周永康等并没有被关押,因此整肃薄熙来有可能会失去势头。在北京的澳洲记者约翰·加诺特是《薄熙来家族的沉浮》一书的作者。他在《时代报》撰文说,同高层保持关系的观察家对澳洲记者说,在中国春节期间,中国有权势的太子党彼此进行家庭探望和问候,借此交换对薄熙来的看法并且获取信息,这时候富有魅力而且引起意见分歧的重庆前市委书记薄熙来获得支持。尽管薄熙来毫无疑问将面临政治上的死刑,但是在处理薄熙来案件中受到挑战的是中共而不是薄熙来。 一位早年其就同薄熙来家庭在中南海就有密切联系的人士说,“死猪不怕开水烫”,“现在是中共手里有个烫手山芋。”他认为中共领导层应该遵循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先例。赵紫阳就未经审判被软禁一直到他去世。中共当局对不改悔的高级领导人并不能使用刑讯逼供。可能成为中国的“世纪审判”的薄熙来案件现在似乎面临重重困难,路透社周四晚上报道说,薄熙来现在蓄起到胸前的长须,而且进行绝食抗议,因此薄熙来被送到了医院。另据《周末澳大利亚人报》报道说,在秘密地点被关押、现年63岁的薄熙来两次进行绝食,并且被强制喂食,他蓄起长须,而且拒绝同审讯官员配合。薄熙来拒绝回答问题,而且用拳头敲击桌子,告诉审讯官员他们没有资格审问他,并且让他们走开。 同薄熙来家族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虽然对有关报道的准确性存疑,但是他们证实了薄熙来健康状况不好,而且对胡锦涛、温家宝执政当局基本采取不合作的态度。曾经发声呼吁反对薄熙来在重庆“打黑”的作法的贺卫方律师说,大家都知道中国的法庭程序是走过场,像演戏。因此他认为这种走过场的审判需要事先排练,需要薄熙来对法庭宣判采取配合态度。如果薄熙来不顺从,当局就不敢进行公开审判。 《周末澳大利亚人报》报道还说,在1989年六四事件后受处置的前中共高级官员鲍彤说,如果当局能够有效处理像薄熙来这样的大人物,那么他们就会增加人民对党的信任。但是鲍彤认为中共领导人并没有想清楚这点。


收缴薄熙来大量现金:2270万元人民币


薄熙来以前的一位同僚说,薄熙来的领导能力使他成为新领导人习近平的潜在威胁。薄熙来去年3月15日被撤职,之前他手下的重庆市公安局负责人王立军进入成都美国领事馆寻求庇护,而且向美方透露薄熙来的夫人谷开来用毒药谋杀了英国商人海伍德。去年谷开来和王立军被判刑,在去年9月薄熙来的命运似乎被确定,当时中共中央政治局指责薄熙来参与了谋杀海伍德的行动。薄熙来还没有受到正式指控,尽管调查进行了很长时间,但是许多细节仍然含混不清,而且受到质疑。 一位薄熙来家庭的朋友说,薄熙来案件在下月两会进行后会按照计划进行,因为当局已经从薄熙来北京的家中找到2270万元人民币,而且用对薄熙来出示同他关系密切的徐明的供词。这位薄熙来家庭的朋友有自由主义倾向,他对薄熙来的案件十分了解。他说,面对人证物证,薄熙来可能会耍花招,或者发脾气,但是面对从其住所找到的大量现金,加上徐明的供词,薄熙来必须得承认。 中共太子党聚会,酝酿政治新势力力挺薄熙来挑战习近平 但是薄熙来的支持者、一名北京的教师王铮反驳了上述推论。她说有关薄熙来绝食的谣传已经出现很久了,但这不是真的。中共上次以违反法律罪行审判高层领导人的子女是在25年前,从某种程度说,那次审判开了一个审判其它政治家族成员的先例。薄熙来从前的好几位同僚说,薄熙来家族的支持者在春节放假期间在谷开来的母亲在北京的四合院寓所探望了她。但是他们很谨慎,并没有在薄熙来问题上作姿态。 中国最有权势的三个政治家族的代表最近退出了一个定于周六晚上举行的太子党小型聚会,以避免使本来微妙的问题更加复杂。消息人士说,中国开发银行的负责人陈元,薄熙来的弟弟薄熙成,以及他过去的同班同学、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刘源都没有参加聚会。

列宁得性病死于梅毒

数十年来,俄罗斯克里姆林宫和欧洲名流社会对于俄罗斯共产党领袖列宁的死因耳语纷纷,最近一支以色列医学团队宣布,他们的研究解开了列宁死因之谜,他们说,列宁是死于神经性梅毒。
以色列的科技、医学和军事都非常发达。以色列两名精神病学家以及一名神经科学家近期在"欧洲神经医学期刊"(European Journal of Neurology)发表他们对列宁死后诊断结果,认为这名俄罗斯共产党革命家和苏联象徵死于梅毒,其中一名精神病学家维兹图(EliezerWitztum)说,"这是很惊人的事情,有关列宁的心理和神经状态的退化。"
这份调查所说,列宁在世的最后两年,因为神经性梅毒造成脑部功能严重受损以及陷入痴呆,这对于将列宁视为神的苏联政权来说,是有辱苏联国父的形象,更牵动到苏联国家团结,因此刻意隐瞒列宁的死因,研究团队领导人神经学家芬克斯坦说,"列宁的疾病影响到数百万人的性命,他在关键时刻无法领导这个国家","那是个混乱的时刻,当时的权力真空不幸的让斯大林趁隙而入。"
以色列的死后诊断是根据1991年苏联瓦解后解密的文件,包括列宁的就医纪录,验尸结果以及曾经治疗过列宁的医师回忆录等。芬克斯坦说,这些纪录中描述的症状"与梅毒相符,患病出现的心智状态改变也是。"
研究团举出一些证据,如列宁医疗团在1922年开出"砷凡钠明"(Salvarsan)为列宁治病,当时这种药是用来治疗梅毒的。此外,列宁死前数年,他明显患病的一些心智人格状况的改变,如列宁在革命前就变得对较大的声音很敏感,无法忍受,他的助理在回忆录中说,列宁也变得暴躁易怒,有时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通常感染梅毒后要经过10到20年的时间病毒才会入侵脑部,芬克斯坦说,"通常是先从细微的改变开始,例如脾气变坏,对外界刺激例如音乐或者小提琴声音等过度敏感","事后回顾这些是梅毒造成的神经病变的第一个表现。"
苏联将列宁死因归咎于脑动脉硬化症,但是列宁的医疗团27名医师中,只有8人愿意在验尸报告上签名,列宁的两名私人医师都拒绝背书。以色列班古里安大学的俄裔神经医学家雷纳(VladimirLerner)说,他年轻时曾在莫斯科与列宁的首席医师的儿子共事,这名同事曾说,他的父亲告诉他列宁的验尸报告多达8份,每一份所说的死因都不同,其中一份写着梅毒。
除了列宁的政治地位外,由于梅毒经由性交传染,要说列宁死于这种在当时还是不治之症的疾病相当敏感;此外,19世纪、20世纪初梅毒在欧洲相当普遍,而其症状又常常被误诊为其他神经性疾病,因此要确认列宁感染梅毒又更困难。
列宁死后,最能证明感染梅毒的血液检测纪录不翼而飞,但是对于死因监定较不精确的尿液检测和脊髓检测则仍然保存完好。雷纳说,"没有血液检验就缺乏直接证据,为何会不见?""为什么非定期检验的尿液和脊髓检验都在,反而是常常检测的血液报告会消失?"
以色列研究团队说,目前保存在莫斯科的列宁遗体大脑是另一个可以证明列宁死因的证据,但是他们对于俄罗斯当局会开放让外界检验感到怀疑。
经过多次中风后,列宁死前两年已经无法说话,写字,甚至基本自理能力,这些都被刻意隐瞒,苏联人民从来不知道他们的国父当时已经病得无法视事。

2013年2月23日星期六

马克思不为人知的内幕秘密

1835年,马克思中学毕业后,父亲把他送到了当时著名的波恩大学去学习法律,父亲也想把儿子培养成律师,走自己的道路。马克思到了波恩大学后,生活很惬意。除了喝酒、决斗之外,还写了大量的诗,但也欠下一些帐,最后,父亲对他进行了严厉批评,并将其转学到柏林大学。
Rolv Heuer在《天才和富翁》一书中描述了马克思的挥霍生活:“他在柏林当学生时,马克思,这个依靠爹爹的孩子,每年得到700银元的零花钱。”
这是个巨大的数目,因为在那时,只有百分之五的人年收入超过300银元。
马克思生活放荡(wild),是一个喝酒俱乐部的会长(president)。他酗酒严重,脾气暴躁,花钱如流水。他青年时期屡屡酗酒闹事而被收审处罚,且负债累累,又从不打工挣钱,只知道伸手向父母要。父亲死后,母亲度日艰难,不能再满足其贪欲,马克思大怒,宣布与其母 断绝关系,转而追求大他四岁的贵族女郎燕妮,遭到燕妮家人的激烈反对。马克思追求有术,终于赢得芳心,娶了燕妮。
马克思在婚前欠了很大的债务,以致马克思在1843年结婚的时候被岳母逼着签了一份合同:燕妮对马克思的债务不负任何责任。但是让马克思感到欣慰的是燕妮还带来一个陪嫁的丫环海伦。
马克思大学时代加入了由乔安纳•萨斯卡特(Joana Southcott)主持的撒旦教会。撒殚教祭仪叫“黑色聚会” :所有在场者发誓要犯天主教教义中的七宗罪,并永不做好事然后,进行纵欲狂欢。

海伦怎能逃脱魔掌?
在《马克思与其女仆Helen》一书中写道:“马克思全家郊游,都会有个女仆Helen,驼鸟般负重,杯盘、食物、野餐用具,一应俱全伺候。”
法国左倾作家罗兰曾在《约翰•克里斯朵夫》中篇小说里描写欧洲小贵族家庭女仆的惨境:白天过度劳累,夜间还要严防男主人骚扰,终于难逃魔掌,怀孕又怕女主人知晓,穿肥大衣服坚持操劳,终于早产,把婴儿生在地板上,血流如注。
无论东西方雇佣工人,没有白干活不给工钱的,而这位独创“剩余价值论”号召反剥削的理论大师却终其一 生,没付给女仆一文工资。这是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自己相颠倒的铁征。
马克思不仅无偿剥削女仆,还要强迫其充当性奴,产下私生子。为了“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声誉,要恩格斯替罪,私生子用恩格斯的名字命名,由恩格斯寄养在工人之家。莫斯科的马克思-恩格斯学院 的 Riazanov 主任在《卡尔・马克思,Mai,思想家和革命家》一书中承认了这一事实。拉法格等宣传家还连篇称颂马克思与夫人燕妮的爱情如何纯洁、坚贞与伟大,马克思的情诗如何动人,纯真得能陶冶人的心灵。欺世盗名,颠倒事实。

马克思在《共产主义宣言》中,斥责资本家“占有在他们支配下的无产者们的妻女”。那是奸污女工,不是占有。占有女仆工人Helen的是马克思。这也是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自己相颠倒的铁征。
可怜海伦为马克思一家做牛做马使唤了一辈子,连一个铜板的工钱也未拿到,马克思从不觉得自己有义务养家,坐吃山空,竟让海伦从她娘家弄钱。海伦母亲去世时,给海伦留下一笔遗产,海伦叔叔去世时又得到一笔 ,马克思喜出望外,立即搬到上流住宅区,很神气了一段时间。但钱越花越少,只得搬回贫民区,海伦一生财色被榨取殆尽,沦为老马的性奴。
马克思不但无偿剥削女仆,还占有海伦所有的遗产, 财色通吃,这是马克思的创造,十足流氓恶霸,这更是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自己相颠倒的铁征。
人们惊讶于马克思为什么拥护北美的奴隶制?他的朋友 Proudhon 曾主张解放美国的奴隶,为此,马克思写信与之争辩:“没了奴隶制,北美这个最进步的国家就会变成一个家长制国家。把北美从世界地图上抹去后,你会得到混乱 --- 现代商业和文明彻底崩溃。废除奴隶制之后,美国也会从世界地图上消失。”
这是马克思的真实思想:马克思全家大小都寄生在海伦身上,一天也离不开海伦,全家最适宜的劳动制度正是北美的奴隶制。这是更深刻的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的真实思想相颠倒的铁征。
马克思主义主张消灭和私有制,这和马克思自己正相反:马克思垂涎家族的遗产。当他的一位伯父在极度痛苦中时,马克思写道:“如果那条狗死了,就对我无碍了。”恩格斯回复道:“祝贺你,你继承遗产的障碍得病了,我希望他现在就大难临头。″。“那条狗”死后,马克思于1855年3月8日写道:“这是一件幸福的事。昨天我们被告知,我妻子那九十岁的伯父死了。我妻子将接收大约一百英镑;若不是那条老狗把财产的大头给了他屋子的女主人,我妻子还能得到更多。”

实际上马克思与其妻关系恶劣。她两次离开了他,后来又回去了。她死后,马克思连她的葬礼都不参加。对于比伯父更亲的人,对他母亲,也是如此。马克思于1863年12月写信给恩格斯道:“两小时前我收到一封电报,说我母亲死了。我需要的不是一个老妇人,而是其它。我必须动身去 Trier 接收遗产。”
马克思六亲不认只认钱,为了25元可以出卖同志和朋友:1960年1月9日,德国报纸《Reichsruf》报导:奥地利总理Raabe,曾将一封卡尔•马克思的亲笔书信送给苏俄领导人尼基塔•赫鲁晓夫。赫鲁晓夫不喜欢这封信,因为它证实马克思曾是奥地利警方的一名领赏告密者,他在革命者队伍里当间谍。
这封信是在秘密档案馆中被偶然发现的。它指证,马克思作为告密者,在他流亡伦敦期间告发他的同志们。每提供一条消息,马克思获得25人的心元的奖赏。他的告密涉及流亡于伦敦、巴黎、瑞士的革命者。
其中一个被告密的人叫Ruge,他自认为是马克思的亲密朋友。两人之间充满热忱的通信至今尚存。
马克思和恩格斯都是高级知识份子,然而人们发现,他们的通信却充满了猥亵下流之语。除了大量的淫秽之辞之外,他们没有任何一封信是交流人道主义和社会主义梦想的。
问题不仅是马克思卑鄙下流,丧尽人性,毫无任何道德底线;真正的问题是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能达到这种颠倒,以至骗了所有共产党员和党魁,长达164年?
马克思为什么丧尽人性?因为他已经被撒旦教转化成魔!恩格斯第一次见到马克思,印象很深,他写道:“谁在追求野蛮的目标?一个来自 Trier(马克思的出生地)的黑暗之人,一个显著的怪物。他不行,亦不走;他用脚后跟,伴着肆虐的狂怒跳起,似乎想抓住广阔的天幕,再把它扔到地上。他在空中长伸双臂,握紧邪恶的拳头;他的狂怒从不平息,就像有一万个魔鬼通过他的毛发捉住了他。”

撒旦教仪黑色聚会不止是个形式,含有深邃内涵:蜡烛倒插,教袍反穿,祈祷文倒念,基督名倒写,把圣经扔到地上焚烧,......尤其要把圣名Emmanual〈耶稣在《圣经》中的名字,希伯来文原义:"神与我们同在″〉调乱,写成《Oulanem》。在局外人看来这不过是荒唐,胡闹,但在撒旦教内部,这种黑魔法是有效应的,聪明的人也能把这个哑谜解开。
撒旦不能直说!-------入教仪式含义是:把宇宙中的一切颠倒!反过来用!彻底颠倒,彻底造反,造宇宙的反!才能吸引人类由堕落而"毁灭″!这个哑谜被在魔教中己晋阶的马克思所领会,他在《关于黑格尔》诗中写道:
“因为我发现了最高的真理,
又因为我通过冥想发现了最深的奥秘,
现在我如同神灵,
我以黑暗为衣裳,就像“他”那样。”
所以他经常重复歌德诗剧《浮世德》中魔鬼迷菲斯特的话:"一切存在,都应该被毁灭?″
教仪结束,教徒发誓要犯天主教七宗罪,誓造天主的反,然后纵欲狂欢,都是颠倒宇宙之理,一反到底,决不回头。
马克思找到撒旦,如鱼得水,狂傲不羁的个性得到最大的解放,买了黑魔法之剑,把灵魂付予撒旦,成为魔教中晋阶的精英,解开了这个哑谜,直到死前,女佣海伦.德穆特看到他重病中还在祈祷。
马克思死于1883年3月14日,埋在伦敦的高门墓地(Highgate cemetery),只有六个人参加了其葬礼。而这个高门墓地是伦敦地区撒旦崇拜的中心,许多崇拜魔鬼的神秘黑色仪式在这个墓地举行。
马克思不负撒旦使命,寻找人间最能颠倒一切的造反形式,他对欧文不惜自己财产去作实验的"空想社会主义″,嗤之以鼻:因为那是"建设″,不是"毁灭″。
但在此之后,1843年马克思遇见了狂热的社会主义者赫斯〈Moses Hess〉。制造大破坏, 是 Hess 一生的最高目标。这很合马克思的口味,并且马克思还发现这种社会主义运动能让人痴迷到这么狂热的程度, 从此开始, "马克思抛弃了与神有关的一切,把撒旦放到了行进中的无产阶级队伍之前″〈见Lunatcharski,所著《社会主义与信仰》〉。
胡适先生治学方法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而马克思,不用假设,不用求证。他是制造舆论,根椐撒旦的谕旨:"我们只是为了毁灭而昙花一现。除此之外决无其它目标″-- 先有目标:"用暴力去毁灭世界!″,再找理由,由"劳动异化″,唯物史观到"剩余价值论″找到最后的理由: "剥夺剥夺者 ″。
人们多以为无产阶级暴力革�命是马克思一生研究资本主义最后的结论。其实在《资本论》第一卷出版的23年前,这个结论,在1843年早就有了。

这就是1843年马克思开笔写第一篇处女作《黑格尔哲学批判》时,在导言中所说的:"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 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打倒,
但是世界理论一经掌握了群众,也能化为巨大的物质力量。″-------只其中所说的武器批判世界就是暴力毁灭世界。为此需要颠倒一切真理,制造邪说:
下面是马克思开始构造邪说的第一次颠倒:
把他心目中的"蠢蛋、恶棍、屁股″封为"唯一能解放全人类的阶级″。
从1843年起,马克思最先从赞美工人的"劳动″入手,开始"体力劳动神圣化″:
"体力劳动人化了自然, ;
体力劳动创造了世界;
体力劳动创造了美。″
这就是撒旦教徒马克思颠倒真理的开始:
难道是劳动创造了喜马拉雅山、太平洋?
难道是劳动创造了朝霞之美和晚霞之美?
难道是劳动创造了黄山云海之美?
难道是客观世界是人的劳动创造的?
您现在觉得是谬论, 但只要你钻入马克思"劳动异化说″的撒旦逻辑之中,就会被牵住鼻子,由著它颠倒。-- 先有劳动,后有世界:唯物论变成了唯心论!。
1843年,当时德国的工人阶层刚刚开始形成 ,马克思就选择了这一群体是唯一的可以利用的物质力量,比散漫的农夫守纪律,是理想的炮灰,所以他构思"工人″造反"有理″的理念,出发点就是先给工人群体戴高帽:"劳工神圣″!
事实上他蔑视人类,称之为"人类垃圾″,称无产阶级是:"蠢蛋、恶棍、屁股″,要把这个群体捧得晕头转向,才能成为盲从他的"屁股″,也就是列宁所说的"有用的白痴″。
其实马克思一生鄙视体力劳动,宁肯全家挨饿,自己没职业,也决不肯干体力活去挣钱养家,作为破落的贵族,夫人、小姐、少爷,全家都不事劳动,看着燕妮的陪嫁使女海纶.德穆特无偿地为全家所奴役,马家不付一文工钱!可怜无助的使女,累了一天,夜里还要充当马克思的性奴!母亲和叔父的遗产也强被马克思占有,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劳工神圣″!?
这是马克思主义独有的颠倒,也是撒旦教共产党独有的颠倒,为其它一切宗教,任何党派所没有,任何人都不敢这样胆大包天地颠倒真理, 厚颜无耻地颠倒黑白:没有魔教的能量,谁也做不到。
马克思主义的整套理念,就是颠倒 —— 把唯心颠倒成唯物,把有神颠倒成无神,把形而上颠倒成形而下,把邪恶颠倒成正义,把宇宙整体颠倒成部分,把毁灭颠倒成创造,把退化颠倒成进化,把淫秽颠倒成圣洁...... 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真面目,-- 撒旦教的颠倒咒。
所以马克思主义和马克思本人的思想与行为是颠倒的, 和真理是颠倒的。这是所有共产党员及党魁所不知道的一个绝秘,所以马克思说他的著作是"粪″,是"污秽之书″;所以马克思说他"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注:参考资料:
《马克思成魔之路》
罗宾汉《马列恩斯的淫乱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