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31日星期日

薄熙来铁杆粉丝张宏良坚决否认:我没有在挺薄熙来公开信上签名

力挺薄熙来复出,拥护薄熙来领导,百人签名的公开信,呼吁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能主持公道释放薄熙来。按照这封公开信,带头签名的是中国一些知名知识分子如孔庆东、王绍光、韩德强、巩献田、司马南、张宏良以及老干部李成瑞等。不过,中央民族大学成人教育学院教师张宏良坚决否认,张宏良说这封信他根本不知道,不知为何将其名列其中。这封最近在互联网公开的信说,按照新华社报道,全国人大常委会收到重庆人大常委会有关罢免薄熙来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的决议报告,该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将依法提出报告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予以审议并公告。
公开信要求人大常委会能“认真审议”重庆人大常委会的报告,详细解答这封公开信提出的几个相关“重大”问题。张宏良说:他对这封公开信上有他的名字很吃惊。他说,他根本对这件事一无所知。这封公开信说:“令人震惊的是,假如连一个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近几年年政治局常委大多数曾经造访重庆并对其工作予以肯定的、又在国内外官方传媒中作为好的典型引起广泛关注的重庆市党委书记薄熙来-----的正当权利都受到如此闪电般侵犯的话,何谈什么普通公民权利的法律保护呢?!”
张宏良说:“这个事情我不知道,我是今天上午才听说的。至于是什么内容我到现在也没看见;第二呢,肯定我没签名,也没人找我签名;第三呢,我对他们这种做法感觉到不合适。还有韩德强、孔庆东、刘永吉,他们根本都不知道。我问了一下,大家都不知道。”
这封信还说,中国当局从薄熙来事件一开始,就对不同意见严加打压:“从处理薄熙来时间一开始,就违法、蛮横地封闭了所有持不同意见的网站达80多家,官方网站甚至私人博客也不让发表不同的意见。这就完全堵塞和切断了广大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同党的领导机关和人民政府以网络为先进科学技术工具用以交流和头痛的最好和最快的渠道,在信息社会的今天,这样的做法是极为野蛮和反动的!”
据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网站消息,这次公开联署行动的中国境内发起人是四川的刘金华。刘金华10月22日启程去北京,准备将公开信和公民联署名单当面交给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

2013年3月14日星期四

中国人的竞争越来越没有底线

打个比方,假设你是棒球界类固醇兴奋剂泛滥年代的一名重磅击球手。基于道德和健康方面的考虑,你可能反对使用兴奋剂,但许多竞争对手都在用,因此你面临着加入他们行列的巨大压力。

再打个比方,假设你是一所好高中的学生。也许你想拥有一个正常的青春期,不过,你被一群学习小狂人包围,他们从6岁开始就在为申请大学这件事忙活。你发现,自己不可能独自退出这场永无止境的激烈竞争,同时还申请到心仪的大学。因此你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要以自己厌恶的方式行事。

你可以把这些情况叫做"野蛮连锁效应"(brutality cascades)。在某些特定种类的竞争中,游戏规则由最野蛮的玩家设定。其他所有人,不管愿意与否,都面临予以仿效的压力。

政界充斥着野蛮连锁效应。比如,假设你是一名当选议员的正常人。你不想把全部时间花在筹款上,你想文明地对待对手,有可能的话甚至做出一些妥协。

但是,你发现自己的竞争对手整天都在筹款,比起文明和妥协来,他们更喜欢野蛮和专制。时间不长,你就发现,为了生存,你必须遵守他们的准则。

或者再看看国际事务领域的一个例子。美国是一个始终捍卫公海经济准则的传统资本主义国家。我们认为,与对话类似,如果全球经济拥有最大限度的开放、互信和自由交流,将会使所有人受益。

但是中国出现了,这个经济体的想法更具重商主义色彩。许多中国人,至少是军工复合体里的人认为,全球经济是一种战争形式,一种寻求国家主导权的斗争。

美国和欧洲则倾向于认为,对外国私营企业进行网络攻击的做法会伤及自身。这样做也许可以学到一些东西,但是这会摧毁促进自由交流的信任。不久之后,贸易就会枯竭,因为无人想与盗匪做生意。投资者会抽身寻求透明度更高的合作伙伴。

不过中国的网络重商主义者认为,欺骗是种天然的战争手段,网络攻击完全合情合理。你的竞争对手辛勤工作获取了知识产权,而你自己的体系更封闭,因此创新并不是你的竞争优势,所以偷窃是一种更快捷、更廉价的方式。别人会因此恨你,但那又能怎样?他们反正都会恨你。这是战争啊。

在野蛮连锁效应的带动下,随着竞争的持续,中国的行为方式并不会向我们靠拢,而是我们向他们靠拢。目前的走向正是如此。西方企业应对网络攻击的第一反应是筑起高墙。它们没有对全球市场敞开大门,而是开始变得更像密不透风的坚固城堡。

接下来,私营企业和西方政府的界限开始模糊。当西方企业受到攻击的时候,它们马上向所在国的政府寻求技术和政治支持。一方面,美国军方正在深化对计算机反间谍行动的介入,从而拉近了军方和私营企业之间的距离;另一方面,大家看到数码界黑水公司(Blackwater)的崛起,这些私营网络安全公司与信息时代的军队的行为方式别无二致,不仅提供对外国攻击的防御,还可以对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敌人进行反击。

不久之后,全球经济就会变得不那么像《大富翁》(Monopoly),而更像是《大战役》(Risk)。中国的军工复合体盘踞棋盘的一方,而西方的军工复合体则盘踞另一方。

野蛮连锁效应很难摆脱。你可以宣战,干脆努力消灭那些你认为在破坏竞争的人。

或者,你可以尝试建立所谓的"朋友圈"。这种方法首先要建立用来规范竞争的合法性准则,也就是创建一个规范国内政治行为或全球网络间谍活动的《日内瓦公约》(Geneva Convention)。然后,组织起一个尽可能全面网罗同道的联盟来维护这些准则。

最后,将剩余的违规者孤立起来,并发出一个信号:如果加入我们的朋友圈,并且遵守我们的准则,那么你们就会获得压倒性的好处;如果继续待在圈外,那么你们就会付出毁灭性的代价。

奥巴马总统努力与那些他眼中的共和党狂热分子进行斗争的时候,他在这两种策略之间举棋不定。他既没有将预算对决大力推进到让共和党人名誉扫地的地步,也没有提供足够的诱惑来让共和党中的务实派分子冲破党派界线。

在应对中国方面,第二种选择显然是更好的策略。先创建禁止针对公民和私营企业实施网络攻击的《日内瓦公约》,再组织一个广泛的联盟来予以执行。

不幸的是,设立标准现如今是一门奄奄一息的艺术,因此我们要继续忍受这种野蛮连锁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