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8日星期三

文革余孽薄熙来死党周永康将遭清算?

多家中国媒体报道,两天内中石油再有4名高管落马,国资委在其网站也发布了相关消息,但未透露涉嫌违纪原因。有评论人士表示,疑当局再剑指周永康,周曾执掌中石油多年,此系统内势力深厚。

8月27日,薄案庭审结束后的第一天,多家中国媒体《新京报》、《中国青年报》等报道,据中国国务院国资委网站通报,中石油三名高管正在接受调查,已因"个人原因"辞职;这三名高管分别为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昆仑能源董事会主席李华林;中石油股份副总裁兼长庆油田分公司总经理冉新权;中石油总地质师兼勘探开发研究院院长王道富,但未透露涉嫌违纪内容。涉事的李华林刚在上月被任命为中石油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此前一天,中纪委已通报中石油副总经理兼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王永春因"严重违纪"正在接受调查,王永春系李春城后第二位落马的中央候补委员。

《纽约时报》跟进报道了此消息,报道称中石油(CNPC)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公司之一,一直以来,中石油、中海油、中石化等石油行业一直是共产党高官的势力范围,针对石油业进行腐败调查具有政治敏感性,往往会引发公众猜测,是否会有权势更多的中共高层牵涉其中。比如去年刚卸任中共常委之一的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和石油业的密切关系引出了进一步猜想,即中石油高管位高权重的后台,会不会在调查中被拖下水?

周永康1966年毕业于北京石油学院,毕业后一直在石油业任职,在上世纪80年代即调任中石油系统,其后官至行政级别为正部级的中石油总经理;1998年,周永康成为首任中国国土资源部部长,结束了32年的石油职业生涯,但多位评论人士认为,周在石油业根脉深厚,他和他的伙伴牢牢掌控中国的石油利益。去年12月,与周关系密切的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被调查;今年6月23日,从周永康任职山东胜利油田到四川省委书记期间,一直跟随18年、被称为周永康"心腹大秘"的四川省文联副主席郭永祥落马。

薄熙来案庭审最后一天,济南中院"微博直播"先后发出的一份庭审纪录中,"上级指示"、"上级六条指示"等被删除的内容也引发网友和评论人士的猜测,疑薄熙来当时曾向周永康请示。"王立军逃馆事件后",周永康曾力撑薄熙来,2012年3月因周永康参加了当年两会时重庆代表团的审议并肯定薄熙来在重庆的工作,随着薄熙来的落马,多次传周永康将"下架"消息,但周安然度过十八大的交接。网友"贝带劲"评论道:"架空老大?还是石油帮清帮换血?越来越有意思了";昨日中国知名法学学者滕彪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曾表示中共有"刑不上常委"传统,因此很难"清理"周永康。

中国当局对周永康动还是不动?

中国学者、前中国国务院办公厅秘书俞梅荪表示不断听闻关于周永康的各种传言,如周永康之子周斌出逃和"管家"吴兵被抓的未能证实的传言,及可以通过中国官媒确定的与他的下属有关的消息,包括李春城、郭永祥的落马消息。他认为这些传言从某种意义上了代表一种民意,周永康在位多年在公众中并未有好的口碑;但他官至中共常委,已建立相对稳定的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的联盟,因此中共当局在公众惩处周永康呼声甚高时也始终未予出手。

此次薄案庭审,虽然薄熙来并未当庭咬出更高层,但庭审纪录还是再将一些公众的目光引向周永康;薄熙来从高层至民间搅起的波浪中,周成为最醒目的一波,而中共当局从去年开始的对薄的调查中,可能并不缺少和周永康的内容,只是在庭审中未拿出这些,但面对公众质疑和持续的呼声,中共当局对他动还是不动:"下一步是不是动周永康?一种可能性是把薄熙来涉及周永康的大罪都包住了,都回避掉了,就不可能动周永康什么了;但不排除整他系统下的人都整掉,他的系统是很坏的,贪污腐败很严重;另一种可能是薄案曝出大罪,罪魁祸首在周永康这儿,但如果把周永康这个大罪搞出来,党和政府还是很麻烦的,他们很难承受这个'大罪'的后果。"

"中国如果打周永康是一个大快人心的好事"

俞梅荪表示,中共当局如果将剑指薄熙来政治盟友周永康,应该会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俞梅荪也分析尽管周永康在位多年,政治势力根系深厚,但他与薄熙来有明显的背景下的差异,即薄熙来为"红二代",新一代执政者中"红二代"重新占据主导权,"红二代"之间有天然的情感联结,因此当局对薄不愿置于死地,周永康则欠缺这个"特殊身份",一旦当局计算清理他的成本要远远小于所带来正面影响时,只要习近平拿出一点魄力,周永康被整肃一事就会成为现实:"薄熙来有深厚的背景和资源,造成他不能完全被打下去,周永康不具备这个优势,他可能会挨整的;如果把周永康打下去,那就是一个大好事。"

俞梅荪也认为即使中共当局真的向周永康动手,能拿起的也只有"反腐之剑",而不是就传言中的军事政变、或他执掌司法系统时一系列违法行为追诉,届时将与处理薄熙来案一个模式:"以贪污腐败罪把周永康整下去是可能的。"

2013年8月21日星期三

薄瓜瓜发声明 对文革余孽薄熙来遭遇表达不满

薄瓜瓜是定于本周受审的倒台共产党领导人最小的儿子,他在周一发表了罕见的公开评论,在一份声明中称他已经有一年半时间无法与他的父亲或母亲联络,并密切关注他们的"秘密拘禁"。

在周一发表于《纽约时报》的一份声明中,居住在美国的薄瓜瓜为他的母亲被判谋杀罪名成立而哀叹,并称他希望他的父亲"能得到机会来回应对他的批评并为自己辩护"。

他的父亲薄熙来正处于几十年来共产党最大丑闻的核心。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在去年被判谋杀了一名英国商人,今年7月,前政治局委员和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被控受贿、腐败和滥用职权。共产党在上周日宣布,对他的审讯将于本周四在山东省省会济南进行,这座东部城市与重庆相距遥远。

政治分析人士称,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审讯结果已经由党领导人提前决定,64岁的薄熙来估计将被判长期徒刑。

25岁的薄瓜瓜是哈罗公学(Harrow)、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和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 肯尼迪政府学院(John F. 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毕业生,日前刚刚入读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Columbia Law School)。作为一个共产党贵族家庭的第三代成员,他一直过着特权生活,直到他父母倒台为止。

"自从他们切断我与父亲和母亲的联系以来,已经18个月了,"薄瓜瓜在声明中说。"我只能猜测他们所受秘密拘禁的条件,以及他们各自忍受的孤独逆境。我希望,在我父亲即将面对的审判中,他能得到机会来回应对他的批评并为自己辩护,不会受到任何形式的约束。"

"然而,如果我父亲的默然顺从或我母亲的进一步合作已经成为我获得平安的条件,判决显然不会具有任何道德分量,"他补充说。

本周,中国政治观察人士当中一直有一些猜测,即薄熙来或谷开来可能默认了官员的要求,以此换取官方不伤害他们的两个儿子的保证。

2012年8月,法庭宣判谷开来投毒杀害英国人尼尔·海伍德(Neil Heywood)罪名成立,并对她处以死缓,通常相当于终身监禁。海伍德是薄家的一名熟人,于2011年死在重庆市某酒店的房间里。一些知情人士说,谷开来可能提供了至关重要的证词,检方将会据此指控薄熙来,目前还不清楚谷开来是否会到庭作证。

前述知情人士说,薄熙来遭受的受贿和腐败两项指控,实质上似乎更多地牵涉谷开来的作为,而不是薄熙来的作为。这两项指控据说会涉及薄熙来在东北港口城市大连当市长时的一些金融交易。

第三项指控是滥用权力,据说跟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被薄熙来降职有关。王立军名义上领导了海伍德之死案件的调查,而且跟薄家关系复杂。

薄瓜瓜在声明中公开谈到了母亲的命运,自2012年初丑闻爆发以来,这还是第一次。

"我母亲已被禁言,孤立无援,无法回应投机的诽谤者对她声誉的肆意攻击,"薄瓜瓜说,"2006年,她的健康状况突然恶化,随后深居简出,自那以后,她已经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我知道她会一如既往,以尊严和沉着气度化解她遭到的一切指控,虽然这并不能丝毫减损我对她健康状况的担忧。"

薄瓜瓜指的是,在薄熙来担任商务部长期间,谷开来似乎在北京患上了一种疾病。薄家的熟人曾表示,谷开来在疾病的折磨下变得偏执多疑,之后就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去年,薄家的熟人在接受采访时说,谷开来觉得她每天饮用的中草药制剂被人投了毒,并且把矛头主要指向了李望知,薄熙来第一次婚姻的儿子。李望知的母亲李丹宇则在一次采访中说,她的家人跟任何下毒行为都没有任何关系。

上周四发表这份声明之后,薄瓜瓜拒绝回答任何有关自己或家人的进一步问题,不过他证实,自己已被哥伦比亚大学录取。

此前,薄瓜瓜在父亲落马后只发表过一份声明。当时是2012年9月,中共宣布了对薄熙来不利的一些调查结果,薄瓜瓜随后在一份简短声明中说,他的父亲"坚守信仰、恪尽职守"。

薄瓜瓜在文革余孽薄熙来案开庭审判前夕发表声明

下面是薄瓜瓜在周一《纽约时报》上发表的英文声明。他的父亲、前中国共产党官员薄熙来定于周四出庭受审,面临的指控是受贿、腐败和滥用职权。

自从他们切断我与父亲和母亲的联系以来,已经18个月了。我只能猜测他们所受秘密拘禁的条件,以及他们各自忍受的孤独逆境。我希望,在我父亲即将面对的审判中,他能得到机会来回应对他的批评并为自己辩护,不会受到任何形式的约束。然而,如果我父亲的默然顺从或我母亲的进一步合作已经成为我获得平安的条件,判决显然不会具有任何道德分量。

我母亲已被禁言,孤立无援,无法回应投机的诽谤者对她声誉的肆意攻击。2006年,她的健康状况突然恶化,随后深居简出,自那以后,她已经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我知道她会一如既往,以尊严和沉着气度化解她遭到的一切指控,虽然这并不能丝毫减少我对她健康状况的担忧。

中共9号文件全面建设威权国家 中国即将演变成法西斯国家

中共干部聚集在中国各地的会议大厅里,聆听高层领导发出一个严肃的秘密警告。他们获悉,如果党不能根除中国社会的七大颠覆性潜流,权力就可能旁落。

前述七大危险列在一份名为"9号文件"的备忘录中,该文件明确无误地得到了中国新的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首肯。七大危险以"西方宪政民主"为首,其他则包括对人权"普世价值"的宣扬,诸如媒体独立和公民社会之类的西式概念,热衷于市场化的"新自由主义",以及针对惨痛党史的"虚无主义"批评。

习近平已经在准备进行一些改革,以使中国经济迎接更强大的市场力量,与此同时,他也在通过"群众路线"强化党的权威,力度超过了中共例行的纪律整顿活动。本次对中共干部发出的内部警告,表明了与习近平在公众面前的自信外表相伴的种种担心:经济放缓,人们对腐败的公愤,急切期待政治改革的自由派发起了种种挑战,这些都容易对中共构成威胁。

"西方敌对势力和国内异见者还在不断向意识形态领域渗透。"9号文件称。这个序号是中共中央办公厅今年4月印发该文件时定下的。该文件没有公开发布,但《纽约时报》看到了一个版本,并从四名接近中共高级官员的消息人士那里证实了它的真实性,其中包括党报的一名编辑。

该文件称,一党专政的反对者"为了挑起公众对党和政府的不满,已经在揭露官员资产,利用互联网来打击腐败、反对媒体控制以及其他敏感问题上挑起了事端。"

这些警告没有做无用功。自从文件下发之后,中共的报刊和网站一直在强烈批判近年来不属"犯规"之列的宪政和公民社会观念。官员们加大了工作力度,防止公众看到互联网上的批评意见。两位知名的权益倡导人士在过去数周内相继被拘留,他们的支持者称这是对"维权运动"一记重击。在习近平前任胡锦涛执政时期,"维权运动"就已经遭到围攻。

习近平的强硬路线令中国的自由派感到失望,一些自由派曾把他的上台视为漫长停滞之后的一个契机,有望推动政治变革。结果,习近平的上台却标志着中共转向更为保守的传统左派立场:他开展"整风"运动来保证纪律严明,显然还试图捍卫毛泽东的政治遗产,例子之一是他参观了一处历史遗址,20世纪50年代,毛泽东曾在那里亲自进行一次改造中共的尝试。

习近平的指示已经在全国各地通过一系列强制性学习班进行了传达,比如,南部省份湖南的一个地方政府网站就讲到了这样的一个学习班。

"宣扬西方宪政民主是在企图否定党的领导,"湖南衡阳市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成新平在一个矿业官员会议上说。他还说,人权倡导者希望"最终形成政治对抗力量"。

这场运动给习近平带来一些风险,因为他承认,正在放缓的中国经济需要更能推助市场的新动力,而这种动力只能通过放宽政府管制来获得。

中国的政治圈子密不透风,其中却常常存在争端,支持深化西式经济变革的成员往往跟那些推动法治、促进政治制度开放的人结为盟友,传统派却支持国家加大对经济和政治生活的双重控制。分析人士说,习近平从两个敌对阵营中各取一点的做法,最终可能会让他自己的议程在党内纷争中陷入泥沼。

对宪政的批判引发了自由派知识分子乃至一些温和派前任官员的失望与反对。与此同时,这场运动也让中共正统观念的左派捍卫者感到振奋,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尖锐反对市场化的改革,尽管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都曾表示,这样的改革确有必要。

随之而来的裂痕出奇公开。上海师范大学历史学教授萧功秦说,这种分裂有可能变大,把习近平拖垮。萧功秦支持由中共引导的渐进改革,是这一派当中的知名人士。

"现在,左派感到非常振奋,心花怒放,但自由派感到非常气馁和不满。"萧教授说。他还说,他自己大体赞同习近平的目标。"这样的分化非常严重,因为这严重伤害了广大中产阶级以及温和的改革派,即企业家和知识分子。"萧教授说。"这种局面存在失控的可能,那样一来,就不利于中央领导层强调的政治稳定了。"

今年年初,促使中共发起意识形态反攻的压力在中国南部城市广州的街头得到了体现。这里的《南方周末》的工作人员进行了示威,因为一名宣传官员重写了一篇颂扬宪政的社论,原文称国家和党的权力应当受到防止权力滥用并保护公民权利的最高法律的制约。

历史学家萧功秦说,围绕该报的对抗和要求官员公开财富的运动提醒了领导人,刺激他们发布了"9号文件"。实际上,根据中国东部港口城市连云港的一个共产党网站上刊载的一篇讲话稿,高级中央宣传官员曾开会讨论报纸抗议等问题,称之为颠覆党的阴谋。

"美国领导的西方反华势力一个接一个地参与进来,并和国内的异见分子相勾结,以所谓新闻自由和宪政民主之名对我们进行诽谤攻击,"连云港市宣传官员张光东援引中央宣传官员会议的结论说。"他们试图瓦解我们的政治制度,这就是一个典型例子,"他指的是该报的抗议。

但分析人士称,习近平及其同事的尴尬处境来自他们自己抬高的民众期望,而非外国阴谋。要求共产党官员透露其家庭财富的民间活动人士援引了习近平自己的誓言,即结束官员腐败,建设一个更加坦诚的政府。同样,倡导以法治限制党的权力的学者和律师也引用了习近平尊重中国宪法的承诺。

事实证明,对于党领导人来说,即便是这些相对慎重的活动也过了头,因为他们小心提防着任何可能会膨胀为直接反对的挑战。北京的前杂志主编、政治评论员李伟东(音译)说,"9号文件"由中央领导层的行政中枢中共中央办公厅颁布,这样的做法需要得到习近平和其他高层领导人的批准。

"毫无疑问,该文件得到了习近平的直接支持,"李伟东说。"肯定得到了他的批准,反映了他的整体观点。"

自从这份文件发布以来,宣传正统思想的运动已经促使党内刊物发表了大量评论和文章。其中许多都援引了近年在官方出版物中已属少见的关于阶级斗争的毛派修辞。有些人说,宪政和类似的想法是西方颠覆活动的工具,曾促成前苏联解体,对中国也构成了类似威胁。

"宪政只属于资本主义,"人民日报海外版的一篇评论文章称。宪政是"信息战和心理战的一件武器,美国垄断资本主义巨头及其中国走狗用它来颠覆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该报的另一篇评论文章称。

不过,一些分析人士称,受到鼓舞的左派人士可能会对习近平的政府造成麻烦。习近平已经表示,在今年秋天的一次党的会议上,他希望支持能够令市场竞争和私人企业在经济中起到更大作用的政策。然而,党内的马克思主义坚定分子对这类提议十分警惕。

薄熙来是一名有个人魅力的左派官员,观念相对自由的官员和知识分子本希望去年对薄熙来的罢免将有助于他们的事业。但他们的希望已经破灭。薄熙来将在周四受审。

曾与习近平会见的改革派前政府官员胡德平最近发表了一篇关于左倾趋势的公开警告。在他家人运营的用来纪念他父亲胡耀邦的网站上,胡德平说,"什么是改革的底线?"胡耀邦曾在20世纪80年代领导实施放宽政治和经济管制的政策。

习近平将在今年晚些时候面临另一次意识形态测试,届时共产党将庆祝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庆祝活动的规模尚未公布。但根据湖南省湘潭市政府网站的说法,毛泽东的故乡湘潭正斥资10亿美元来为该活动修缮纪念场所和设施。

"你必须纪念他,而且,因为他已经去世,你只能说他的好话,不能说坏话,"历史学家萧功秦在谈到毛泽东纪念日时说。"这就像是在给左派火上浇油。"

2013年8月7日星期三

文革余孽薄熙来隐匿庞大海外资产 法国豪宅浮出水面

坐落在法国戛纳一个山坡上的Villa Fontaine Saint Georges别墅呈现出一派富裕景象。这是一座有六间卧室的豪宅,带一个游泳池,还有一个面积4,000平方米的花园,能看到地中海海景。
这里似乎与潮湿的中国内陆城市重庆没有什么关系。在重庆,英国商人海伍德(Neil Heywood)被谋杀一案导致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政治人物之一薄熙来在去年倒台
但这座位于戛纳的别墅似乎与去年的那起政治丑闻有关。在那起丑闻中,薄熙来妻子谷开来被判谋杀海伍德罪名成立,薄熙来自己也将接受审判。对薄熙来的庭审预计将于本月开始,对他的指控包括受贿、贪污和滥用职权。
据获准出席谷开来庭审的人透露,2012年8月份对谷开来的庭审期间,检方说,她之所以谋杀海伍德,是因为她认为这个英国人威胁到了她儿子薄瓜瓜的人身安全。此前,他们之间的关系因重庆和法国地产交易而破裂。检方未透露相关地产的细节。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见到的法国企业文件显示,有三位接近薄熙来家庭的人曾在不同时期负责管理Villa Fontaine Saint Georges别墅,海伍德是其中之一。在海伍德被毒死前六个月,他被解除了这个职位。
这个发现令这起中国最具爆炸性的政治事件之一出现了一个新的关注点──中国政治精英的隐秘财富和奢侈的生活方式。
据一位见到中共一份内部文件的官员说,这份文件显示,薄熙来被控通过其妻子受贿人民币2,000万元,贪污人民币500万元,并滥用职权。党内人士说,预计此案将主要关注薄熙来在上世纪90年代担任大连市市长期间的行为。
记者无法联系到薄熙来和谷开来置评,他们儿子薄瓜瓜未回复记者寻求置评的邮件。在薄熙来被拘前不久,他否认了其家族有腐败行为的指控。薄瓜瓜曾表示,他父亲受到的指控令人难以置信。
与这座别墅相关的公共文件未提到薄熙来、谷开来或者他们的儿子,也没有提供任何有关他们家庭直接拥有这座别墅的证据;这座别墅为一家法国企业合法所有,这家公司由总部设在卢森堡的两家企业控股,这些公司的法律代表是三位本地律师。这些律师不予置评。
在戛纳,这座别墅的几位邻居和曾经在这里工作过的当地人说,他们不了解谁是别墅的主人,这座别墅主要出租给富裕的俄罗斯人。一位邻居说,这里的人都不爱交际,我们不会去问谁拥有什么这样的问题。
据法国的公开文件显示,戛纳的别墅是当前的所有者、法国的Residences Fontaine Saint Georges于2001年花了220万欧元(合290万美元)买下的。
文件显示,2001年至2007年,法国建筑师帕特里克•德维莱尔(Patrick Devillers)是该公司的董事及法人代表,他的主要职责是监督房产的维修,并努力将其出租给富有的客户。
德维莱尔现居柬埔寨,但去年柬埔寨警方应中国提出的引渡请求将德维莱尔拘留,之后他回到中国,在薄熙来案中作为证人。记者不可能联系到他置评,但他的父亲米歇尔•德维莱尔(Michel Devillers)说,他想起儿子曾谈论过为客户翻修的一座戛纳别墅。这位父亲说,他没有说别墅的所有者是谁。
海伍德的几位朋友说,海伍德曾对朋友们说,上世纪90年代,他和德维莱尔认识了薄家人之后,成为薄家的朋友和顾问。一些有关谷开来案庭审的记述中称她曾说,直到2003年甚至更晚的时候才认识海伍德。
在法国的文件中,2001年德维莱尔登记的第一个地址是英国海滨城市伯恩茅斯(Bournemouth)的一套顶层公寓。据英国的公开文件显示,当时谷开来和德维莱尔都把这个地址登记为自己的合法地址。多位目击者说,他们曾看见两人住在那里。与薄家关系密切的人士说,谷开来的儿子薄瓜瓜曾在那里的一所语言学校短暂学习过。
据文件显示,2007年,海伍德取代德维莱尔成为别墅的管理人。
文件没有解释德维莱尔为何被替换。但文件的确显示,拥有这座别墅的公司每年都因房租收入不足而出现亏损。
据海伍德的几位朋友说,海伍德曾对朋友们说,从大约2007年开始,谷开来越来越偏执地认为她内部圈子中的一些人背叛了她,接下来的几年海伍德与谷开来的关系恶化。
与海伍德关系密切的人士说,2011年初,海伍德曾对他们说,他正在要求薄家为自己向他们提供的服务支付酬金,包括管理法国的房产。但他的朋友们说,他说的数额远远不及谷开来案庭审中提到的1,300万英镑(合2,000万美元)。
上述人士还说,海伍德有一些文件,其中详细说明了薄熙来一家的部分财务事务。
文件显示,2011年5月,华裔英国女士姜丰(Feng Jiang Dolby)取代海伍德成为别墅的管理人。姜丰曾经是中国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其籍贯为东北的辽宁省──薄熙来于2001-2004年任辽宁省长。
姜丰在2009年自己的一篇博客文章中描述了她如何与薄瓜瓜在哈罗公学(Harrow)相识。这是英国一家贵族私立学校,薄瓜瓜当时就读于此。
她已证实自己是这座别墅的管理人,但拒绝确认该房产的最终所有者。她一再说,房主合法拥有这座别墅。她拒绝置评自己是否与薄家或谷家有任何私人关系。
但她说,在大连实德集团(Dalian Shide)董事长、与薄家过从甚密的亿万富豪徐明去年因薄熙来事件被拘前,她经营的一家公司曾与这家中国公司讨论过建合资企业一事。无法联系到徐明置评。
拥有这座别墅的法国公司2001年注册成立时,其拥有者是加拿大公司Custodian Investments。该公司股东是一对加拿大夫妻让马里(Jean-Marie)和贝格曼(Joanne Bergman)以及美国人Gerald Meyerman。
贝格曼夫妇说,一个信誉良好的中间人主动与其接洽后,他们便以一只基金的名义持有这幢别墅的股份。他们拒绝说出这个中间人是谁,并说不知道别墅的最终拥有者是谁。
Meyerman说,他是贝格曼夫妇的朋友,同意成为这家公司的第三位董事,但没有管理职责,不领工资,也不知公司名下还有套别墅。这三人均说,他们与薄家没有任何关系。
2006年,Custodian的权益被转移至一家在卢森堡成立的公司Russel International Resorts,同时后者也承担了前者的债务。据法国公司文件显示,另一家卢森堡公司Euro Far East持有Russel International大部分股权。
Russel International和Euro Far East的法人代表是三位律师:吉姆•彭宁(Jim Penning)、菲利普•彭宁(Philippe Penning)和沃思(Pierre-Olivier Wurth)。他们没有回复记者请求置评的电子邮件,其办公室接听记者电话的人说,他们不愿置评。